想砸钱引诱武汉病毒所员工“变节”?这主意真馊!

发布时间:2021-07-24 22:03:07

南宫市哪里能叫上女技师模特服务联系方式【葳芯⒏⒎Ч9^O⒏⒏Ч仙仙】享受最优质的服务_【葳芯⒏⒎Ч9^O⒏⒏Ч仙仙】只要您有需要,我们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PtBCGw 想砸钱引诱武汉病毒所员工“变节”?这主意真馊!

  【侠客岛】想砸钱引诱武汉病毒所员工“变节”?这主意真馊!

  还记得前不久美国白宫要求情报机构90天内搞出一份病毒溯源报告吗?如今,90天的日程已过半,美国情报官员却陷入没法交差的困境。最近,他们开始在媒体放风说,“可能不会产生明确解释”,试图为自己找台阶下。

  更可笑的是,为了炮制这么一份病毒溯源报告,把病毒起源牢牢锁定在中国,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居然有人建议贴出“悬赏令”,准备拿出1000万-1500万美元,引诱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变节”,让他们到美国“承认”问题,将“真相”告诉全世界。这种馊主意自然遭到广大网友群嘲:这不等于公开承认美国情报机构无能?

  但再一想,哈德逊研究所不就是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二次就职的单位吗?呵呵。

  

  你还别说,最近美国政客为了搞“病毒溯源”,真比专业人士还上心,甚至把一向沉稳的美国抗疫头号科学家福奇都逼急了。

  当地时间7月20日,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气势汹汹地逼问福奇:“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漏的。你所在的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一直在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试图制造‘可以感染人类细胞的超级病毒’。”

  好嘛,全世界都还没搞清楚病毒起源,在这位参议员口中就变成了“所有证据都证明”。这种粗鲁的做派惹得福奇发了飚:“如果说这儿真有什么人在撒谎,参议员先生,那就是你!”

  7月20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来源:澎湃新闻

  这不是福奇和保罗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第一次交锋。

  两个月前,保罗就在国会听证会上提出过上述指控。当时福奇反驳道:从来没有这事儿,这种说法完全错误!

  科学家的严肃态度并不妨碍这位参议员信口雌黄,因为他就是干这行的。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保罗在党内初选中败给了特朗普,此后成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啦啦队长”。去年,他还成了美国第一个感染新冠的参议员。

  在这次美国的病毒溯源任务中,保罗再次成为“啦啦队长”。他质问福奇的所谓“增强能力试验”“制造超级病毒”等完全是无稽之谈,很可能连保罗本人都搞不清楚这些概念。他要的就是逼福奇说一句“yes”,为美国政府炮制的“中国实验室泄露病毒论”画一个完美的圈,进而再要求中国“为死于新冠肺炎的几百万人负责”。

  不要以为美国政客得了失心疯。最近,他们又施压世卫组织,要求对中国开展所谓“第二轮病毒溯源”。其中的关键一条,是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作为研究重点之一。

  这种“有罪推论”的锅,中国不背。7月22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明确表示,所谓第二阶段溯源计划“既不尊重常识,也违背科学”,中国“不可能接受”。

  

  从科学上讲,病毒溯源是为了找出病毒源头,为今后的疾病研究和控制做准备——这是理想状态。而现实是,美国一直在推动病毒溯源政治化,先预设一个不存在的前提(中国实验室泄漏),再施压推动这一议程。

  今年3月30日,世卫组织发布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联合研究报告,多国科学家已经明确表态,中国实验室泄漏病毒的说法“极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

  当时,来自世界多国的专家组成世卫调查组赴中国调研,去了所有想去的地方,包括金银潭医院、华南海鲜市场、武汉病毒研究所等9家单位;会见了所有他们想见的人,包括医务人员、实验室人员、科研人员、市场管理人员和商户、居民、康复者等等。连世卫专家都称赞中国的配合与开放态度。

  按道理说,第一阶段的调查结论已经很清楚,如果真要开展第二轮病毒溯源,也轮不到中国,至少要去美国等其他国家调查一番吧。但美国不这么看。

  今年2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表态,质疑专家组在中国的工作,呼吁“中方公布疫情早期数据”;

  3月30日,美国白宫发言人称,不满意专家组报告,要求进行第二阶段调查;

  5月,《华尔街日报》刊文引用美国情报机构报告,称“3名出现新冠症状的武汉病毒所研究员曾于2019年11月就诊”,暗示病毒由中国实验室泄漏。有意思的是,其中一位文章作者,当年还配合美国政府炮制过伊拉克化学武器的虚假报道,最终成了“洗衣粉”国际笑话。

  几番放风开路后,白宫下令,由情报机关牵头,90天内查清楚病毒来源。这让世界很迷惑,病毒溯源不应该是科学家干的吗?情报机构能干啥?说白了,管你专家有什么结论,只要我美国不承认,你的调查报告就是有问题,必须照着美国要求来。

  张口就来的“我不信”,加上虚虚实实的“很可能”,美国为推动针对中国的“第二轮病毒溯源”开始做舆论铺垫,像极了当年对伊拉克的做法。

  可惜,他们碰到的是中国。

  

  7月22日,国新办专门就这事开了场新闻发布会。会上,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袁志明直接打了《华尔街日报》的脸:

  “有媒体曾经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有3名研究人员曾于2019年11月到医院就诊,其症状和新冠病毒是一致的’,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如果要搞清这个事实真相,其实非常简单,只需要这些媒体记者告诉我们这三人的姓名,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

  袁志明透露,中方很早就提出了这个建议,但直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中方说这话是有底气的。因为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接触、保藏和研究过新冠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来没有设计、制造和泄漏新冠病毒,到目前为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职工和研究生保持新冠病毒“零感染”。

  事实上,世界权威科学期刊《柳叶刀》上,多名学者都发表声明,强烈谴责针对中国的阴谋论;“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计划”一出,48国代表致函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反对将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

  越来越多的研究和证据表明,疫情是在全球多地多点爆发的。现在已有一些案例:

  2019年11月,一位意大利女性的皮肤活检多处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原位杂交反应性;2019年11月27日,在巴西一个市采集的废水样本中检测到新冠病毒的遗传物质;2019年12月13日-2020年1月17日,美国有9个州常规献血存档样本新冠病毒检测抗体有106份呈现阳性反应;2019年12月27日,法国一个咯血患者的咽拭子样本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

  这都早于上述国家出现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时间,比中国出现疫情更早。

  所以,既然要搞第二轮病毒溯源,就该全球多地一起查,这样才科学,也更公平。而直到现在,美国依然拒绝专家调查2019年起在本国出现的“电子烟大白肺”,对外界呼吁彻查的德特里克堡“神秘病毒泄露事件”更是讳莫如深。

  说白了,欧洲能溯源,亚洲能溯源,中国能把病毒所、海鲜市场等放开了让世卫组织专家组走访调查,为什么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就不行?为什么世卫组织专家就不能去美国本土调查呢?这里面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恐怕只有美方自己最清楚。

  文/山形秋

  来源/“侠客岛”微信公众号 【编辑:王诗尧】

设为首页©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73号 
返回顶部
锘匡豢 涔愪箰鍔ㄦ极缃戝湪绾胯鐪

棣栭〉

iphoness12鏈哄瀷鎺ㄨ崘 濂虫帓鍒樻檹鍚渶鏂

缂栬緫锛氫腑鍥藉浗闄呮憯璺ら敠鏍囪禌 娴忚閲忥細0521

涔愪箰鍔ㄦ极缃戝湪绾胯鐪

銆





You slipped, Irving. Slipped?--you almost hurt yourself that time!



  In a given time, with the aid of progress, mechanisms become perfected, and as light increases, the sheet of water will be employed to purify the sheet of air; that is to say, to wash the sewer.





All the souls had now chosen their lives, and they went in the order of their choice to Lachesis, who sent with them the genius whom they had severally chosen, to be the guardian of their lives and the fulfiller of the choice: this genius led the souls first to Clotho, and drew them within the revolution of the spindle impelled by her hand, thus ratifying the destiny of each; and then, when they were fastened to this, carried them to Atropos, who spun the threads and made them irreversible, whence without turning round they passed beneath the throne of Necessity; and when they had all passed, they marched on in a scorching heat to the plain of Forgetfulness, which was a barren waste destitute of trees and verdure; and then towards evening they encamped by the river of Unmindfulness, whose water no vessel can hold; of this they were all obliged to drink a certain quantity, and those who were not saved by wisdom drank more than was necessary; and each one as he drank forgot all things. Now after they had gone to rest, about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there was a thunderstorm and earthquake, and then in an instant they were driven upwards in all manner of ways to their birth, like stars shooting. He himself was hindered from drinking the water. But in what manner or by what means he returned to the body he could not say; only, in the morning, awaking suddenly, he found himself lying on the pyre.



`I know you and the good' - again he caught a moth - `work you are doing, like every Russian,' said the lawyer, bowing.



chamber. Evelyn skids to a stop. Looks in wonder at all the




灞曞紑鍏ㄦ枃
鐩稿叧鏂囩珷
鏃ユ湰绗簩娉㈢柅鎯呯垎鍙

淇¢槼甯備氦璀﹀ぇ闃熷ぇ闃熼暱

涓浗濂虫帓鍐犲啗鏄湪

鏉窞甯傛棦鏈変綇瀹呭姞瑁呯數姊鐞

澶у浗鐐瑰悕鎬庝箞鐐

婀栦汉鎹ц捣鎬诲啝鍐涘鏉

涓栫晫涓婃湁鏈夋病鏈変汉鏈夎秴鑳藉姏

鐗规湕鏅洟闃熷

浣犲幓鍝伐浣滃幓浜

浠婂勾鎴夸环鏈杩戞埧浠

鐩稿叧璧勮
鐑棬璧勮